健康家電網
新聞詳情

標準進入了新時代,團體標準將撬動標準改革的支點

2020-08-24 08:48來源:中國空氣凈化行業聯盟CAPIA作者:《新風·凈化》網址:https://mp.weixin.qq.com/s/mTosv5z_KtuV9S4Y3HwMvw瀏覽數:166 

古希臘哲學家阿基米德有句名言:“給我一個支點,我就能撬動整個地球”。如今,對于中國標準化改革這場持久而艱巨的重頭戲來說,這個支點出現了,那就是團體標準。

2018年1月1日開始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標準化法》第二章第十八條規定:“國家鼓勵學會、協會、商會、聯合會、產業技術聯盟等社會團體協調相關市場主體共同制定滿足市場和創新需要的團體標準,由本團體成員約定采用或者按照本團體的規定供社會自愿采用。”乍看起來,這不過是在原有四類標準基礎上增加了一類新標準,實質上,團體標準的出現其意義絕不僅僅于此,它的出現是對于新中國成立以來原有國家標準體系和標準化管理體制的重大改革,怎么評價它的現實意義和歷史意義都不過分。

眾所周知,現代標準和標準化是伴隨著大工業革命從英國開始并迅速普及到全世界的。解放前的舊中國,工業十分落后,標準和標準化派不上多大用場,盡管在國際標準化組織(ISO)成立的時候,中國也是發起國之一,但當時的中國正處在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國民黨政府風雨飄搖,朝不保夕,不可能顧得上什么標準化。只是在新中國建立之后,現代標準化才應運而生。

歷史總在捉弄人,因為新中國的工業化是學習和照搬前蘇聯的,前蘇聯搞的是適應戰時需要的“計劃經濟”,標準和標準化只能是達到政府目標的一種手段。標準不但全部由政府出錢出人制定,而且“一經制定,就是技術法規”,必須強制實行,這種狀態一直延續到改革開放之初。沒有人懷疑它的合理性。這種舊體制和慣性甚至一直影響至今不肯輕易散去。

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的改革開放,也敲開了中國標準化管理體制長期封閉的窗戶,人們驚異地發現原來照搬前蘇聯的那一套已經不靈了,但對國際上通行的那一套又完全陌生,總擔心落入別人挖好的陷井,還是小心翼翼,試著來。所以才有了1988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標準化法》。相對前蘇聯的模式,這部法律的頒布是個巨大的進步,但也是在“摸著石頭過河,走一步看一步”。直到最后意識到,中國要發展,不能離開世界特立獨行,必須融入全球經濟一體化,這才有了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要求和長達十五年之久的艱苦談判。入世談判直接涉及到標準、技術法規與合格評定。毫無疑問,原有的體系和體制又遇到了嚴峻挑戰。

很顯然,我們現行的標準體系和管理制度是與國際社會普遍規則不相容的,《世界貿易組織貿易技術壁壘協議(WTO/TBT)》的規定就制約了這一點。于是又經過長期談判和重大妥協中國才最終得以加入世貿組織,從而獲得了此后的長足進步和飛躍發展。然而,入世時只是妥協,事情并沒有做完。國家決定成立標準化管理委員會的目的就是為了繼續做好些事,由此,修改過時的《標準化法》也就理所當然地成了國家標準委建立后的第一要務??上?,命運多舛,這一改就改是十七年,直到2017年,這件事才進入新階段。

從以上回顧可知,確立團體標準創新的意義就在于市場化和國際化,如果依然封閉,依然關起門來搞自己那一套就沒有必要動這番干戈。

團體標準的創新應該加個限定語——在中國。因為就全世界范圍來說,團體標準早已不是新鮮事,包括ISO、IEC在內的絕大多數的標準組織都是社會團體,他們制定和發布的標準都是團體標準,這是慣例。在這種慣例下,政府只制定法規和規章,不制定標準。

標準不是政府工作。政府需要用到標準也只能由專家來制定,政府只是作為利益相關方的一方參與其中,而不能施加干預,更不能做出決定。政府用標準只能采用“技術法規引用標準”的形式來進行,這也是WTO的通行規則。

標準是市場需求的產物,也為市場服務,由市場來催生和為市場采納才是中規中矩的事情。

《住房城鄉建設部辦公廳關于培育和發展工程建設團體標準的意見》指出,原則上,住建部門不再組織制定推薦性標準,鼓勵有關社會團體主動承接可轉化成團體標準的政府標準。加大工程建設標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激發社會團體制定標準活力,解決標準缺失滯后問題,支撐保障工程建設持續健康發展。

《意見指出》,到2020年,培育一批具有影響力的團體標準制定主體,制定一批與強制性標準實施相配套的團體標準。到2025年,團體標準制定主體獲得社會廣泛認可,團體標準被市場廣泛接受,力爭在優勢和特色領域形成一些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團體標準。

從2015年開始,聯盟編制了一系列團體標準:T/CAQI 9-2016《商用空氣凈化器》、T/CAQI 10-2016《新風凈化機》、T/CAQI 25-2017《新風凈化系統施工質量驗收規范》、T/CAQI 26-2017《中小學教室空氣質量測試方法》、T/CAQI 27-2017《中小學教室空氣質量規范》、T/CAQI 28-2017《中小學新風凈化系統設計導則》、T/CAQI 29-2017《中小學教室空氣質量管理指南》、T/CAQI 30-2017《中小學新風凈化系統技術規程》、T/CAQI 31-2017《室內空氣質量在線監測系統技術要求》、T/CAQI 63-2019《電動防霾口罩》、T/CAQI 64-2019《小型新風系統用風管》、T/CAQI 65-2019《新風凈化系統施工安裝服務規范》、T/CAQI66-2019《車載空氣凈化器》、T/CAQI 67-2019《商用油煙凈化器》、T/CAQI 68-2019《民用及建筑環境用激光粉塵檢測儀》、T/CAQI82-2019《防霧霾窗紗》、T/CAQI 83-2019《建筑能效與室內環境數綜合設計要求》。目前這些標準已經在行業里面有了一定的影響力,也被各類招投標項目所采用。

《意見指出》,團體標準在內容上應體現先進性。結合國家重大政策貫徹落實和科技專項推廣應用,鼓勵將具有應用前景和成熟先進的新技術、新材料、新設備、新工藝制定為團體標準,支持專利融入團體標準。對技術水平高、有競爭力的企業標準,在協商一致的前提下,鼓勵將其制定為團體標準。鼓勵團體標準制定主體借鑒國際先進經驗,制定高水平團體標準,積極開展與主要貿易國的標準互認。比如,T/CAQI 83-2019《建筑能效與室內環境參數綜合設計要求》使用重新起草法修改采用國際標準ISO 17772-1:2017(2017年6月發布)和ISO/TR 17772-2:2018(2018年4月發布),并結合我國實際情況進行了修訂編制,秉承“以人為本”的原則,兼具“健康”和“節能”雙方面要求,對建筑、暖通空調和采光照明設計的室內環境以及能耗計算的室內環境提出參數要求。

《意見指出》,團體標準制定主體要加強團體標準的宣傳和推廣工作,建立或優化現有信息平臺,做好對已發布標準的信息公開,以及標準解釋、咨詢、培訓、技術指導和人才培養等服務。目前,聯盟已經對已發布的標準進行陸續宣貫。

《意見指出》,在沒有國家標準、行業標準的情況下,鼓勵團體標準制定主體及時制定團體標準,填補政府標準空白。根據市場需求,團體標準制定主體可通過制定團體標準,細化現行國家標準、行業標準的相關要求,明確具體技術措施,也可制定嚴于現行國家標準、行業標準的團體標準。團體標準包括各類標準、規程、導則、指南、手冊等。政府相關部門在制定行業政策和標準規范時,可直接引用具有自主創新技術、具備競爭優勢的團體標準。

目前,中國建筑科學研究院在編的新風凈化行業標準如下:

  • 《高污染工業建筑環境評價標準》

  • 《建筑通風系統改造用空氣凈化消毒裝置》

  • 《空氣離子檢測儀》

  • 《綠色軌道交通車輛段(帶上蓋物業)污染控制技術》

  • 《分戶新風凈化系統》

  • 《小型新風系統用風量分配器》

  • 《中小學教室空氣質量管理指南》修編

  • 《新風凈化機》修編

  • 《負離子空氣凈化裝置》

  • 《空氣用化學過濾器》

  • 《便攜式甲醛檢測儀》

  • 《室內環境舒適度檢測儀》

地址:
北京市西城區下斜街29號   010-83150131
北京市亦莊經濟開發區博興八路 3 號    010-58083781
“健康家電”公眾號
健康家電網